最新 热点 图文

对训练“假把式”必须零容忍

(来源:网站编辑 2019-03-06 18:44)
文章正文

  “假把式”是备战打仗的顽敌、大敌、公敌、死敌。近年来,我军通过持续开展战斗力标准大讨论、坚决破除和平积弊、完善实战化训练考评机制等一系列活动,备战打仗中的“假把式”已经没有了市场。然而应该看到,减少了并不代表没有了,一时没有并不代表永远不会有,没有发现并不代表已经绝迹。对“假把式”的纠治还远没有到鸣金收兵的时候。

  需要警惕的是,在“人人喊打”的氛围下,一些“假把式”穿上了“马甲”,变异了;做过了“美颜”,变样了;转入了“潜伏”,难找了。比如,有的作业想定上很实战化,实施中却不断弱化,行军能短则短,实爆能少尽少,“敌情”能简单就简单;有的把实弹化等同于实战化,用片段实战化代替全程实战化;还有的只注重“练”,不注重“联”,走固定流程、练固定编组,在备战打仗中唱“独角戏”,搞一厢情愿,缺乏“联”的意识。这些“假把式”尽管是个例,但如果对其不露头就打、穷追猛打,它们就会悄悄滋长蔓延,再次蚕食部队战斗力建设。

  “假把式”的危害人人皆知,为何它仍然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如臭豆腐闻着臭吃着香?除了搞“假把式”简单、轻松、训练风险较低之外,还能得名得利是最重要的原因。正如一名哲人所言:“是名利,让那些名利客趋之若鹜。”真正的军人,不图名利图打赢,对“假把式”有天然的反感。纯正训风、演风、考风,必须对各种“假把式”露头就打,不仅让搞“假把式”者无名可图、无利可得,还要让其付出代价。

  有人在用大数据分析一些病症的治疗花费时发现,同样的病,如果早期治疗要花10元,那么中期开始治疗就至少需花1000元,晚期开始治疗则至少需要花10万元。“禁微则易,救末者难。”治疗训练中的“花架子”也是一样,在露头时就必须早打,这样不仅有省力之功,而且有警示之效。1897年,美国的潘兴将军发现一名营长在考核中用预埋炸药取代弹着点后,当场把这个营长撤职,并怒斥其“最好的角色是到百老汇当一名演员”。

  “九分之真,一分放过,不谓之真。”露头就打,贵在对训练场上的所有形式主义都要零容忍。这是因为,“执行不公是对法律最大的践踏。”如果对发生在一般单位的“假把式”严惩不贷,而对发生在先进单位的“假把式”搞下不为例;对发生在战士身上的“假把式”重拳出击,而对发生在干部身上的“假把式”又“意思意思”,那么这样的“双重标准”,带来的结果只能如林语堂先生所说,“遗漏的惩罚,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,都会让违法者心存侥幸”。

  2016年4月,国外一家电视台曾做过这样一个试验:对两个小学中犯同样错误的同龄孩子进行警示,一个罚站10分钟,另一个罚站半小时,结果被罚站10分钟的孩子事后说,“站在那只是让我没有跑”,而被罚站半小时的孩子事后说,“以后再不能做那样的错事了”。这一试验启示我们,在对“假把式”露头就打时,打就要打狠、打痛,否则就是“看上去是禁止的怂恿”。

  虚实之分,祸福之纽。为了求胜,必须求实;为了打赢,必须打假!只有当对每一个“假把式”都早打、全打、狠打时,实战化训练才能蔚然成风,也才能回答好习主席提出的“胜战之问”“价值叩问”和“本领拷问”,全面履行好“四个战略支撑”的使命任务。(宗建明)

(责编:刘金波(实习生)、芈金)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    
—— 最新推荐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